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化
《廉文荐读专刊》2016年第8期
发布时间:2016-08-12  来源:本站  浏览次数:611

韩愈是唐代文坛一代宗师,以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唐宋八大家之首而为世人推崇备至。对于潮州人民来说,他不仅仅是闻名天下的大文豪,更是一座永远耸立在他们心中的不朽丰碑。潮州山水因之皆姓韩,以永世铭记他当年的丰功伟绩。以其治潮事迹为素材的文艺作品不少,时有推出,如潮剧《韩文公冻雪》《韩愈治潮》,电视剧《韩愈》等,以文艺形式来感恩他、颂扬他。最近,话剧《韩文公》面世了。韩愈治潮的历史故事众所周知,能否在众多“韩愈”的艺术形象中突围,能否摆脱以前创作的束缚,创作出一个与众不同的戏剧形象,是此次话剧创作的难点。观看之前,心总是为艺术家们悬着——这种活真不好干。戏看完之后,顿时感觉这种忧虑是多余的。话剧《韩文公》如同炎炎夏日里迎面吹来的一阵清风,让人感到清新、明快、心旷神怡,是一部构思精心、制作精良、颇具潜质的新作品。

《韩文公》以韩愈治潮八个月的主要事迹为基本素材,创意新颖,主题鲜明,形象生动。能否写好人物,塑造生动的人物形象,是历史人物文艺创作的关键。该剧欲扬先抑,以韩愈的诗句“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为序幕,戏一开始就是韩愈雪天过蓝关的场面,刻画其从京城长安贬往潮州,途中闻知家破人亡,心中无限悲凉的人生景地。但戏却不过多地纠缠于他个人的悲欢离合,序幕只作背景交待,一笔带过,一转场就切换到主人公不计个人荣辱,积极治理潮州,惩恶扬善,为民造福的主题。这一切换,看似平常,实则不易。按当时的规矩,“大官谪为州县,簿不治务。”韩愈的主动作为,实际上是在挑战这一潜规则,也是在践行他自己提出的从政理念,即“君子居其位,则思死其官”。这是这台戏希望表现的核心思想,更是观照当下的意义之所在。整场戏艺术再现了韩愈止祭救童、惩治贪腐、围剿鳄鱼、智放奴隶、修堤凿渠、选贤任能、兴办教育等举措,为当时的蛮荒之地潮州开启了通往“海滨邹鲁”的大门,塑造了他既忠君爱民、恪尽职守,又刚毅正直、为政清廉的官员形象,展示他不以己悲、赤诚勤勉,一心为民、光照人间的高尚情操和面对苦难坎坷,坚忍不拔的美好品质。与此同时,也塑造了狡猾奸诈的行头黄海天、忠于职守的军事衙推秦济、睿智老成的大颠和尚、灰心消极的儒生赵德等一批面貌性格各异的人物形象,使全剧显得真实生动,有戏可看。

《韩文公》情节简洁,节奏紧凑,场面清爽明了。该剧场面编排灵活,不拘泥于篇幅长短,在情节处理上有详有略,该长则长,该短则短,详略得当。历史记载韩愈在潮州主要做了四件事,即驱鳄鱼、兴农桑、废奴隶、办教育。剧中以惩治奸恶势力为主线,将驱鳄释奴劝农办学同惩恶交织在一起表现,着重反映他对推动潮州文化教育发展不可磨灭的功绩,从而使戏剧矛盾集中,剧情推进迅速,显得有轻有重,节奏有疾有慢,不拖沓不生硬。这不仅符合历史事实,也切合舞台艺术表现的需要。韩愈对潮州的最大贡献,就在于“刺史出己俸百千”,以办好潮州乡校,并大胆起用当地人才赵德主持州学,倡导平民百姓入学接受教育。此举措意义之重大、影响之深远,得到了历史的有力证明,“自是潮之士皆笃于文行,延及齐民,至于今,号称易治。”

《韩文公》舞台呈现精美,别出心裁,画面清新。最值得一提的是,该剧在舞台上铺设数块伸展自如的机械移动平板,辅之其他简易装饰或背景,便能迅速变换出契合戏剧情境的各种场景,营构出适合演出需要的活动场所,或山岭,或河岸,或竹林,或府衙,或内宅,或书塾,或寺院。场面随着剧情的推进自如切换,时而是漫天飘雪的山岭跨越,时而是江边祭台的丑恶揭露,时而是翻山越岭的鳄鱼追剿,时而是庄严寺院的机锋应对,时而是竹林深深的思想撞击等等,令人叹为观止、印象深刻,禁不住为舞台设计的精美巧妙叫好、为广东舞台设计的高超水平点赞。除了舞台设计的精美巧妙之外,该剧还独具匠心地以宋代名作《江山万里图》为背景,既形象地表现韩愈“夕贬潮州路八千”的艰辛旅程,更寓意他虽遭贬谪,但仍不忘初心,胸怀天下,忧国忧民,矢志不渝的大爱情怀,很好地提升主要人物的舞台形象和剧作的思想高度。单从舞台设计这一方面,就可感受到创作人员的精湛技艺和过人智慧,体会到他们打造精品的目标追求和良苦用心。剧中的人物造型、服装也很讲究,较好展现了唐代潮州的社会生活场景,同时也兼顾现代审美,每个角色在视觉表现上都有让观众眼前一亮的感觉。

总之,话剧《韩文公》甫一推出,便令人感觉到这是一部难得一见的礼赞之作、诚意之作。当然,如能精益求精,在人物塑造、现实观照、矛盾冲突、语言表达等方面用心打磨,争取塑造独特的“这一个”人物形象,以古喻今,使矛盾更加集中,增加语言的冲击力,相信能成为一部思想性和艺术性俱佳的精品力作。(许永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