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政文化
“梅江区廉洁文化建设小小说”获奖作品展示⑥ |《没 事》
发布时间:2022-09-26  来源:梅江区纪委监委  浏览次数:812

为深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关于加强新时代廉洁文化建设的意见》,以文学作品为载体,以先进文化启智润心,推动梅江苏区廉洁文化建设实起来、强起来梅江区纪委监委与区委宣传部联合开展了廉洁文化建设小小说征文大赛,经严格评选,共选出20兼具思想深度、文学价值、美好情操、崇廉倡廉的优秀作品。现分批展示部分获奖作品,敬请关注。

 

三等奖:没

/陈桂峰

 

站在家门口,他捋过头发,整理了衣领,正了正腰带,戴上他们交还的上海手表,顺便看了下时间:刚好是十一点了。

他们带他走的时候,是早上七点。当时,人家非常客气,说是请他协助“弄清楚一个问题”。结果,这一“协助”,一直留到晚上才回来。

所不同的是,送他回来的时候,他们的态度与早上相比,像换了个人,由冰冷变成温和亲切。他不怨人家,这是按规矩办事。

从这点变化,他知道自己没事。

开门,进屋。妻子就把他剥个精光,把他推进浴室:“没洗净不许出来。”

乳白色的灯光爱抚着他,温柔的水流缠绕着他。他看了看镜中人,目光相互交流:他端方的脸上,神色疲倦,但不算颓丧。镜中人送他一个笑脸。沐浴在身上的水流更温柔了。

妻子隔着门问:“你有没有事?”

他说:“没事。”

妻子说:“很多人关心你,我都不敢接电话了……”

他随口吟了一句:“高枝低枝风,千叶万叶声。”

他的手机,按规定上交了一段时间。他完全能想像得到,无数未接电话和未读信息,蛰伏在手机上,等开机时,便汹涌扑来。

客厅里,绿茶的香味,钻进了他的灵魂。米白纯棉浴衣包裹着他。桔黄柔软的沙发包融着他。手机在茶几上,等候着他。

开机后,短信和微信铃声,像潮汐一样涌入,直到悠悠喝完一杯茶,才消停下来。他直接按消除键,让它们没入虚无。

冷不防妻子问:“‘他’有态度吗?”

“他”?这些年志不同道不合,“他”与自己已经渐行渐远了。

他脸上开始有了茶的氤氲:“谁的态度都不重要,关键是自己要没事。”

“他”位高权重,又是他的伯乐。因此,他们夫妻谈话凡牵涉此人的,都心照不宣以“他”代替。曾经,在“他”关注下,他仕途顺利,直到成为权力部门的一把手。

妻子替他拔掉一根白头发:“说出来吧。有些事憋着会压死人的。”

他盯着前面镜框里的字:“音清远”。“他”亲笔书写的作品。他说:“‘他’有事了。”

妻子平静地为他续茶。他说:“他们找我是核对几年前,滨水绿道建设的那桩事。”

妻子的手变僵硬了。

他说:“没想到,一条绿道绊倒了‘他’。”

妻子说:“不,是色道绊倒了‘他’。”

他叹了口气,说:“他终究不像他的字,超凡脱俗。”

她说:“人家是‘超凡入俗’,财色双收……”说着,目光像探照灯,照躲他内心的千山万岭,“神通广大的绿韵美女老总,你动过心没有?”

一张曼妙女人的笑脸,立体感十足浮现在眼前;一股酥软、悦耳温柔的声音,像和风拂过耳畔。他心中一怵。

他伸手握住妻子的手:“还好,我免疫基因还不错。”

他是坦然的。现在想来,当初是命运派保护神拯救了他。否则,就不能像今天:没事。

几年前,“他”说,为本市发展大计着想,应该为绿韵“站一下场”,在滨水绿道项目开业时,去挥一下金剪子,帮人家剪一下。接着,他就收到了绿韵美女老总的盛情邀请,请他携带家属,去绿韵别墅“放松”一下。因为“他”发了话,他就去了。当时,妻子外出培训,他自己开私家车,和女儿前往。

途中驱车经过一个村子时,女儿想上厕所。小车拐下国道找了家独户人家,停车敲门进去,这家人只有老阿婆和小女孩,屋内光线昏暗,家相破败,种种怪味从角落散发出来。老阿婆的拐杖是根旧竹棍。她眼睛发红,眼角挂着目屎。女孩头发枯乱,身上穿褪色的蓝色运动服,非常宽松地罩着开了不少洞孔的秋裤,与穿扮得花一般的女儿相比,简直是天地差别。

他注意到,南墙上有一张照片,擦拭得一尘不染。

趁等女儿的时间,他靠近去看,既是好奇,也是无聊。这是一张全家福照片。照片就是门口拍的,那时花木茂盛,老阿婆端坐花雕木椅上,小女孩亲热依偎在身上。背后站着一对中年夫妻,意气风发。这家人沐浴着阳光,笑容灿烂。

这个男人,不是几年前“出事”的黄某吗?此人曾以胆大著称,在实权部门任职多年。出事以后轰动全城。

这时,老阿婆拿着手巾,取下照片,小心擦拭,嘴里还哝哝着:“一个不忠不孝的人,说什么要陪女儿过生日,去北京看故宫——不忠不孝的人,害自己,也害了亲人,老婆也与他离婚了,不知去向……一个没爸妈的孩子,万一我不行了,怎么活呀。”

他帮老阿婆挂回照片,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最后,他留下二百元钱,和女儿离开了这家人。上了车,女儿一边佩戴安全带,一边说:“小妹妹真可怜。”

他没有说话,让汽车调转了头,原路返回。女儿的笑容更明亮了,她扭开了汽车音响,潘美辰的歌声盘旋在车厢里:我想有个家,一个不大的地方……

此举的后遗症是,绿韵女老总说他架子大,“他”点评他是“劣货”,渐渐疏远了他。

这段经历,妻子从不知道。现在,它像杯子里的茶叶,化开浮现出来,散发着清香。

老婆温柔地靠在他怀里,口吐兰芳:“没事,真好!”